台家寺 我李俊网taijiasi.com

阜阳市朱寨镇举办首届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

李俊

2015年5月8日上午,由朱寨镇人民政府、阜南县文广新体局主办,朱寨镇文化站承办的首届朱寨镇非物质文化遗产—民舞展演在朱寨镇拉开序幕,朱寨民舞三仙会、抬歌、独杆轿、彩刀、花挑、旱船、狮子舞等民间舞蹈一展风采。
 
    朱寨镇历史悠久,民间文化底蕴深厚,早在清朝中期就有民舞兴集的传统。这次活动将举办三天,独具地域特色的非遗文化吸引了十里八村的乡亲。
 
干冷的冬日,河边的芦苇也枯黄,在这单调的季节里,人们多少有点百无聊赖。然而,那时而清扬、时而激越的阵阵乐音从阜南县朱寨镇三河村村民崔子贵家里传出来。原来,当地一些民舞艺人正在崔家排练,热闹的场景引得村民驻足观看。那色彩鲜艳的戏服也为冬天的乡村增添了一抹亮色。
 
民舞表演现场
 
  崔子贵是当地一家民间艺术团的团长,记者前来采访时,他外出采购演出服装了,家中只有老母亲,还有来自周边村子的十几位民间艺人在排练。
 
  乐器响起,四位身着戏服的艺人伴着音乐节奏跳起了8字形舞步,跳着跳着,就开始了说唱,男的声音粗犷沙哑,女的声音柔和婉转。“他们四个人当中,有两人刚学没多久,唱得还不是很熟练呢!”崔母告诉记者,这唱腔要学会的话,一年半载就能行;但要唱得好,没有七八年的练习是不行的。
 
  排练间隙,民间艺人马文轩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马文轩从八九岁就开始学民舞,而今已经五十岁了。他介绍说,朱寨民舞差不多有四百多年历史,相传在明末清初的时候就有了。当时的民间艺人到南大山(今霍邱临水集南)举行祭拜仪式,通过说唱、舞蹈来寄托群众的良好愿望,初衷是为了繁荣地方文化经济;经过多年的发展,逐渐演变成独具特色的地方艺术形式。“虽然是朱寨的民舞,但也分为不同的流派,同样的表演形式可能就有不同的风格。我所知道的,我们这一片有三代艺人—— 瞎老一、李大同、管老庆 ;而我,就算是第四代了。”马文轩说。
  民舞与小调
 
  这时,一位艺人划着一只“小船”上场了,依然是跳舞和说唱。虽然记者听不大清他们唱的是什么,但从围观群众的阵阵欢笑声中判断,这其中有轻松调侃而又无伤大雅的味道。“这种表演形式叫划‘旱船’,是一男一女两人在划船靠岸的过程中一问一答地说唱。”马文轩介绍说,除“旱船”外,朱寨民舞的主要艺术表现形式还有盘叉、花挑子、小车灯、高跷、三仙会、小黑驴、独杆子轿、肘歌抬歌和彩刀等。配合表演的,则有鼓、锣、小铛子等7大件乐器。
 
  朱寨民舞表演的程序也是有讲究的。因为是从祭祀表演演变而来的,演员正式表演前,需要“拜四门”。不过,现在基本剔除了以前封建迷信的成分,改为向台下四方观众致意,并根据具体情况唱出一段开场白。
 
  和这些艺术表现形式相对应的,是朱寨民舞中那几十首民间小调,既有一代代传唱下来的老调,也有根据时代发展编出来的新调,多采用当地方言来说唱,内容涵盖文化历史、传说轶事、婚丧嫁娶等。记者采访当天,他们一起排练的就有一出传统曲目《民国历史》,把鸦片战争到新中国成立这段历史,编写成朗朗上口的唱词进行说唱。
  吸引八方乡邻
 
  随着时代的发展,昔日的民舞艺人逐渐趋于老龄化,而年轻人大多又不愿继承民舞艺术。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后,朱寨民舞从未组织过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演出,甚至在朱寨本地也无人组织演出,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朱寨民舞,面临着如何生存的严峻考验。
 
  2004年,朱寨镇拨出专项发展资金,组织民间艺人,成立了朱寨镇民间艺术团,成员76人。2005年12月24日上午,在朱寨集举办了1995年以来的首场演出,吸引了2万多名群众观看。从此,这样的演出渐渐多了起来,逢年过节都会有大型演出,哪家哪户有了喜事也会找他们;此外,朱寨镇民间艺术团还承接一些商业演出的活儿。
 
  据朱寨镇民间艺术团副团长彭则山介绍,一次大型演出,也就是民舞所有的艺术形式一次性全部表演,就需要上百名艺人参与,即便是单独表演,也需要二三十人。“再加上他们身穿的各种服装、使用的各种逼真道具,那个场面真是壮观,让人眼花缭乱,吸引了众多村民前来观看。”
 
  崔子贵今年57岁了,也是民舞艺人,跳舞摔伤后就不再跳了,转而组了一个民间艺术团,平时利用家中的场地排练。这些艺人平均年龄在五十岁左右,大多留守在家,农闲时节就会来跳舞。对他们而言,能挣多少钱倒是其次,主要的还是能从跳舞中找到快乐的感觉。
 
  “尽管现在,市场化运营见到了一点效益,但民舞的传承仍面临青黄不接的问题。年轻人嫌挣钱少、挣钱慢,很少有人愿意学。可惜的是,民舞中的艺术表现形式、特殊道具的制作工艺有的都已经失传了。我们也在积极探索更好的方法,让民舞能继续为群众表演下去。”彭则山说。(牛真子 穆可亮 吕青青)

发表评论 (已有 条评论)

评论列表

    快来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